历史
耽美文 > 甘愿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1 / 6)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因为前一夜睡太晚,第二天吕濡睁开眼已经是天光大亮。

严斯九穿戴整齐,窝在帐篷一角玩手机,见吕濡醒了,丢下手机探身过去吻她:“早。”

吕濡刚睡醒,还有点懵懵的,下意识张嘴回应他的吻。

乖得不行。

完全看不出昨夜的大胆与热情。

严斯九只回想了一下,呼吸又开始发烫了,视线从粉白的脸颊向下移,落在半开的衬衫领口里。

红痕点点,无声透着暧昧气息。

也是他昨晚失控的证据。

吕濡没注意,抬手揉了揉眼睛,忽然想起还有一份生日礼物没送给严斯九。

她准备了一个相册,装满了365天的日落。

“礼物就在车上,我马上拿给你。”

严斯九拦住她,说不急:“礼物昨晚已经收了。”

他撑着头,侧身半躺着,神情慵懒,眉眼间俱是饱餐后的餍足,“非常满意。”

吕濡愣了几秒,从他的坏笑中意识到什么。

渐渐清醒的大脑里猛然闪过昨夜一些混乱画面,脸霎时红透。

吕濡手忙脚乱拉高睡袋到下巴处,小声道:“你好了就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严斯九愉悦闷笑:“现在害羞,是不是晚了点?”

她身上的衬衫,还是他替她穿上的。

吕濡羞的说不出话,直往睡袋里钻。

她也不知道昨晚她怎么就那么大胆,缠着严斯九不放。

昨晚严斯九原本是准备了两个睡袋,睡前他只是开个玩笑,问吕濡要不要和他一起睡,本以为吕濡会断然拒绝,没想到小姑娘红着脸没说话。

在吕濡这里,不说话就是同意。

严斯九最清楚不过。

软玉温香抱满怀,即便是煎熬,他也甘之如饴。

说实话,严斯九是没起坏心思的,只是抱着睡,手都老老实实没敢乱碰。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老实的反而是吕濡。

小姑娘在睡袋里毛毛虫一样拱啊拱,怎么哄都不愿意睡,眨巴着水亮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他,成功把他看得燥起来。

就这样,被他警告后还不知收敛,仰头偷亲他。

“小哑巴你不想死就老实点……”

严斯九忍无可忍,盖住她的眼。

但即便这样也没有吓住她。

小姑娘今天吃了雄心豹子胆,铁了心要作死。

双手抱住他,软嘟嘟的下巴尖埋在他颈窝里蹭啊蹭,小声哼唧撒娇:“哥哥,你不要凶……”

这他妈谁扛得住!

严斯九的火全数被她蹭了出来。

“吕濡,给你一分钟,回你睡袋里去,不然……”他缓了口气,警告,“今晚你就别想睡了!”

安静了几秒,回应他的是小姑娘清甜的气息,惩罚般地贴上耳廓,用牙尖不轻不重地咬。

学他的手段。

男人脑中紧绷的弦铮然崩断。

“小哑巴你是找死!”

失了控的严斯九

排行阅读

巨人的陨落

肯·福莱特
《巨人的陨落》以令人惊叹的技巧,在五个家族错综复杂的命运起伏中,编织了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巨人的陨落》是福莱特的巅峰之作,一部真正的史诗,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气读完。
《香蜜沉沉烬如霜》是 电线 所著古风言情小说,讲述了锦觅与旭凤三世轮回、恩怨痴缠、守望千年的爱恋故事。

一品江山

三戒大师
庆历五年春,范文正新政改革失败,富弼也跟着被下放,滕子京重修了岳阳楼,欧阳修喝得烂醉如泥,韩相公却依然高帅富,文彦博彻底成精;狄青成了大宋吊丝偶像,拗相公和司马牛才刚刚参加工作,包青天还没资格打坐开封府,苏东坡正在换牙,仁宗皇帝努力造人中……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等风热吻你

唧唧的猫
-见过你的眼睛,我再也没看过星光。-尝过你的味道,我没打算活着回来。第一次尝到刀尖上舔蜜的滋味。是从初中那年,许星纯喜欢上她的那天起。外冷内骚x没心没肺破镜重圆
大雨滂沱的夏夜,南明高级中学对面的杂货店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谋杀案,唯一的目击证人是死者十三岁的儿子。十五年后,案件尚未告破,负责此案的刑警因公殉职。在筹备葬礼的过程中,警察的女儿田小麦意外发现父亲遗留的工作手册,提及十五年前那桩谋杀案的凶器:一条奇异的紫色丝巾。为完成父亲的遗愿——在葬礼上播放前东德侦探剧《幻觉》主题曲,田小麦找到一家“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一切”的淘宝店,却身不由己地卷入扑朔迷离的案情。
最新小说: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见春天 被前任的哥哥标记了 他在云之南 玫瑰乌龙 他怎么茶里茶气的 学弟惹不起 初恋症 猫爪摁狗头 相爱恨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