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107章(1 / 5)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又是一年三月三,根据大夏的习俗,这一天是燃灯节。

只是过去几十年里,因为对龙神的遗忘,京城中几乎已经没有人再过这个节日,可是今年,早在三月三到来前的半个月,京中百姓便开始准备。

除了民间自发的准备,袁朗也颁下了圣旨,命人备好祭祀的仪仗和贡品,届时,他会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前往龙神殿祭拜龙神。

到了三月三当天,庆典从清晨便开始举办,京城大街小巷上都是巡游的花车,热闹非凡。

夜幕降临时,城中几乎所有百姓都前往司马门驰道旁观灯,皇家组织的仪仗队从望龙塔那一边走来,他们沿途舞动华丽的龙灯,奏着庆祝的锣鼓,街边的一百零八盏龙烛灯随着队伍的行进被一盏盏点燃,烛火熊熊燃烧,夜幕中光明大盛。吁奚。

袁朗率领文武百官,来到龙神殿前,恭敬地上了一炷香。

过去的大半年中,京中遭了两次劫难,一次因为他父亲袁朔,一次因为他二弟袁奕,而在这劫难的最后,都是烛龙显灵降服妖魔。

袁朗感念龙神的恩德,也庆幸这大劫之后的平安,在龙神殿祭拜完后,他又在宫中大摆宴席,百官们在今夜皆可欢快畅饮,同时城中也不设宵禁,百姓可以在京中随意游览,共同欢度盛典。

这是无比热闹的一天,众人皆是一脸喜气,孩童在街上拿着龙灯追逐打闹,大人们结伴巡游,笑闹着观赏各式各样的花灯表演。

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热闹喜庆的人群,谢云澜独自走在人群之中,明明周身都是繁华喧闹,可他身上就是有种格格不入的寂寥。

他刚刚从宫宴上回来,宫宴虽然还未结束,但他也实在没有兴致再继续,便寻了个借口提前退场。

他回到自己的宅院,空无一人。

府中的侍卫下人,也都出去过节了,他回府时连个开门的人都没有。

谢云澜便照着老办法,翻进自己的宅院。

外界灯火通明,人声喧闹,宅院中则是一片寂寥的漆黑,差距大的像是两重天地。

谢云澜摸着黑来到库房,拿了一坛杏花酒,然后回到自己的卧房中,坐在院子里那个新做的秋千上,对月独饮。

距离京城那最后一战,已经一个多月过去,沈凡燃尽自己的魂魄照亮无尽长夜,他形神俱灭,可同时,他也在众生魂火中重获新生。

他重新长出了龙角,重新被天道封神,他也重新回到了遥远的天界,再也没有回来。

谢云澜抿着微微发涩的酒液,回首过往数月,他和沈凡最近的接触,大抵也就是雪夜下的那一次亲吻,至始至终,沈凡都没有对他诉说情爱,他也没来得及向沈凡确认那一吻的真正意义。

本想等大战结束后再找机会问,可却没想到这几乎是一次永别。

谢云澜又长了一岁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巨人的陨落

肯·福莱特
《巨人的陨落》以令人惊叹的技巧,在五个家族错综复杂的命运起伏中,编织了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巨人的陨落》是福莱特的巅峰之作,一部真正的史诗,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气读完。
那年夏天,与你共赏的海,我是不会忘记的。因事故住院的青年,对病房窗外一户独门独院的小楼产生了兴趣,开始观察起那一家人的生活来。不料,某个夜晚,他似乎目击到了那家的女儿杀掉父亲的场面;第二天夜里,他又看到了女儿鬼鬼祟祟地现身医院工地。那是弃尸现场吗?不想对此事不闻不问 的青年,出院后开始了跟踪行动。渐渐地,他坠入了爱河,却离真相越来越远……
谢星阑重生回到了他小时候,意外遇到了前辈子与他结怨的江戈。江戈此时还是个小孩,因为小腿残疾,不太光明的出身而被身边人鄙夷、欺辱。谢星阑看着此时还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戈,忽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为丁墨所著,讲述了创业碰壁的都市白领林浅邂逅因家族企业遇到经营困境而临危受命成为总裁的厉致诚之后,两人互相扶持、共同成长,最终让企业走向国际,也藉此相识、相知、相爱的故事。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最新小说: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见春天 被前任的哥哥标记了 他在云之南 玫瑰乌龙 他怎么茶里茶气的 学弟惹不起 初恋症 猫爪摁狗头 相爱恨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