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126章(1 / 6)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星斗有个秘密,谁也不知道。

每次他升星后的一周内,他总会做同样的梦。

梦里有个身影模糊的人,在蓝色河流的彼端遥遥地注视着他,一言不发。

在梦里,他从未靠近过那个人。

心中隐约的恐惧与怯懦阻止他前进。

他或许早就知道了,但没有勇气去见那个人,没有信心去见那个人,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那个人。

所以他只是坐在那条荧光流淌的河边,回避着对视。

有时格外的寂静的梦里,只有那条缓缓流淌星芒的河流的声息,河边相似的两人谁都不曾主动说话,直至清晨到来,梦境破碎在将起的日光中。

那天夜晚,星斗同样看见了河流。

在昏暗的世界里星星点点散出光彩,如同镶嵌的丝带的河流。他看不清对面那人的模样,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被注视。

是的,只有这一点在这里是肯定的——那人一直在看着他。

或许是白天发生的事情带来的勇气,星斗没有再避开目光,抬头挺胸,深吸了口气。

——主动跨过了那条河流。

冰凉的水流滑过脚踝,却奇异地没有湿润的感觉,更像是踩在胶质感的果冻上,轻薄的凉意一触即逝。

空幽的世界里,黑发少年鼓起勇气,踏过盈满璀璨光辉的星河,不占半点尘埃,来到了曾经不敢踏入的地界,看着那个从前不敢面对的人。

那人似对他的行为并不意外,没有露出半点惊讶,反而像是早有预计一般,露出个欣慰温和的笑。

“你来了。”

“嗯,我来了。”

星斗轻声回答,看着面前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心情宛如纠缠在一起的毛线团,理不出头绪,也分不清此刻最为鲜明的感受到底该怎么表达。

是的,站在他面前的人,拥有一张和他没有区别的脸。漆黑的短发,深绿的眼,修长的眉,淡色的唇,冷白皮肤,甚至纤瘦的身材都如出一辙。

假如不是这人脸上微弱到几乎快消失的笑意,或许他们两看上去就如同照镜子般滑稽又不可思议。

星斗知道他是谁,他好像也知道星斗。

他们相顾沉默片刻,终究是对面那人先开了口:“我想你明白我的本质,这里毕竟是个由数据构成的世界,每个人可以由数据量化。那么出现一个由过去经历构成的人格或者投影,也不奇怪,不是吗?而且你曾经见过我的。”

他看着星斗,口吻极为温柔,像是在安抚闹别扭的孩子:“不要露出那样悲伤的表情,我的确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那也是你的过去,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悲悯,也不要为命运感到悲伤。比起为此痛苦,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星斗总觉得面前这人像是月色下才会出现的幻影,等太阳升起阳光普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巨人的陨落

肯·福莱特
《巨人的陨落》以令人惊叹的技巧,在五个家族错综复杂的命运起伏中,编织了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巨人的陨落》是福莱特的巅峰之作,一部真正的史诗,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气读完。
那年夏天,与你共赏的海,我是不会忘记的。因事故住院的青年,对病房窗外一户独门独院的小楼产生了兴趣,开始观察起那一家人的生活来。不料,某个夜晚,他似乎目击到了那家的女儿杀掉父亲的场面;第二天夜里,他又看到了女儿鬼鬼祟祟地现身医院工地。那是弃尸现场吗?不想对此事不闻不问 的青年,出院后开始了跟踪行动。渐渐地,他坠入了爱河,却离真相越来越远……
谢星阑重生回到了他小时候,意外遇到了前辈子与他结怨的江戈。江戈此时还是个小孩,因为小腿残疾,不太光明的出身而被身边人鄙夷、欺辱。谢星阑看着此时还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戈,忽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为丁墨所著,讲述了创业碰壁的都市白领林浅邂逅因家族企业遇到经营困境而临危受命成为总裁的厉致诚之后,两人互相扶持、共同成长,最终让企业走向国际,也藉此相识、相知、相爱的故事。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最新小说: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见春天 被前任的哥哥标记了 他在云之南 玫瑰乌龙 他怎么茶里茶气的 学弟惹不起 初恋症 猫爪摁狗头 相爱恨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