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耽美文 > 劣性失轨 > 第106章 番外《五年》(上)

第106章 番外《五年》(上)(1 / 3)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葬礼定在了春节过后。

清晨,天空下起连绵的雨。

我通知了蒋秋时的好友,从通讯录里找到他住在养老院的母亲。蒋秋时早在几年前就付清了后面二十年的费用,把母亲安排进里面,从此一次都没有看过她。

老人是被扶着来的。她哭得不能自已,跪在墓碑面前喊蒋秋时的名字。看到亲生儿子骨灰的那一刻,才彻底相信他离开的噩耗。

邵琴在旁虚扶住她,穿着一身黑色长裙,眼眶早已红了一圈,再也不见原先见面时的冷静,任由泪无声落下。

我站在最远处,像在看一场与我无关的默剧,看一场迟来的报复。这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像是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葬礼还在继续,我离开了现场,打车去到蒋秋时曾经带我去过的海边。遗体火化的时候,我要来了一小盒骨灰,很难想象,曾经那样一个鲜活的,夺目的人,到最后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盒子就能装下。

雨在半路停了,我站在熟悉的位置,把那一捧骨灰沿着栏杆洒向波涛汹涌的海里。如果能有下辈子,希望他可以像海一样自由,去到天涯海角,心之所向。

真正为自己活一世。

律师来过一次,带着蒋秋时的遗嘱与房子的归属权。他做到了最开始的承诺,这把钥匙永远的属于了我。

我没有再哭。火化,葬礼,带着蒋秋时的一部分洒向海里,做完这些所有事情,我都没有留下一滴眼泪。

在他病危的那段日子里,抢救室外煎熬的十个小时中,我已经将所有泪水流尽。当早有预料的悲伤笼罩而上,如同剐去心上的一块肉,由疼转为空洞与麻木。

蒋秋时的衣服和物品我一样没有带走,原封不动地留在他的房子里,摆在熟悉的位置。我有时会去到那里,躺在他曾经睡过的床上,感受已经所剩无几的气息,放空自己的心神。

他留下的东西很少,我替他收拾剩下的衣服时,不下心将装有那枚平安符的外套一起放进了洗衣机。等发现的时候,符上的绳结已经松开,露出里面白色的一角,我拿出来,是一张被水洗得皱巴巴,叠了很多层的纸。

展开后,仍然可以看见一抹清隽模糊的字迹。

‘愿林曜平安健康,心想事成,前程似锦,长命百岁。’

我原以为自己不会再哭,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当这些字一个个刺入眼底,心就好像手里潮湿的纸,轻轻撕扯就彻底崩裂。眼泪无法抑制地打湿整张脸,我想要叫出蒋秋时的名字,可是他再也不会给我答复。

他愿我心想事成,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他能够回来。

一年的光阴从指尖流走,顺着我与蒋秋时的回忆,慢慢藏入记忆的闸盒。

我辞去了新闻社的工作,开始写一些文字,投稿给杂志和网上的公众号。这种自由的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巨人的陨落

肯·福莱特
《巨人的陨落》以令人惊叹的技巧,在五个家族错综复杂的命运起伏中,编织了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巨人的陨落》是福莱特的巅峰之作,一部真正的史诗,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气读完。
《香蜜沉沉烬如霜》是 电线 所著古风言情小说,讲述了锦觅与旭凤三世轮回、恩怨痴缠、守望千年的爱恋故事。

一品江山

三戒大师
庆历五年春,范文正新政改革失败,富弼也跟着被下放,滕子京重修了岳阳楼,欧阳修喝得烂醉如泥,韩相公却依然高帅富,文彦博彻底成精;狄青成了大宋吊丝偶像,拗相公和司马牛才刚刚参加工作,包青天还没资格打坐开封府,苏东坡正在换牙,仁宗皇帝努力造人中……
大雨滂沱的夏夜,南明高级中学对面的杂货店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谋杀案,唯一的目击证人是死者十三岁的儿子。十五年后,案件尚未告破,负责此案的刑警因公殉职。在筹备葬礼的过程中,警察的女儿田小麦意外发现父亲遗留的工作手册,提及十五年前那桩谋杀案的凶器:一条奇异的紫色丝巾。为完成父亲的遗愿——在葬礼上播放前东德侦探剧《幻觉》主题曲,田小麦找到一家“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一切”的淘宝店,却身不由己地卷入扑朔迷离的案情。

大撞阴阳路

木兮娘
鬼攻人受。单元故事。一、陈阳十八岁和鬼结了阴亲,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就收到一份社区就职文书,于是带着老攻灵牌位留在帝都。二、起初知道自己的工作要跟鬼怪打交道,同事都是天师,陈阳是拒绝的。后来发现工资贼高,福利贼好,自觉要养家糊口的陈阳就美滋滋的接受了。
最新小说: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见春天 被前任的哥哥标记了 他在云之南 玫瑰乌龙 他怎么茶里茶气的 学弟惹不起 初恋症 猫爪摁狗头 相爱恨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