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1章(1 / 4)

一股很浓郁的花香传来,温梨笙本来睡得很沉,就这么突然醒了。

她深吸一口气坐起来,睁眼便看见一簇嫣红的花从窗子探进来,带着金闪闪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衣裙上。

她浓密微卷的睫毛轻颤,双手率先摸上自己的腹部,方才那钻心的痛楚竟没有丝毫的残留。

她不是死了吗?

那杯毒酒一入喉咙就留下了火辣辣的疼痛,仿佛火烧一般一直蔓延到腹部,短短片刻她就痛得难以忍受,吐出一大口黑血,再然后就没了知觉。

温梨笙记得很清楚,那是死亡的感觉。

他娘的,什么毒那么痛?!

正当她思绪一片混乱时,忽而有一人撞开了竹门,冲她叫道,“梨子,得手了!”

温梨笙被惊了一跳,抬头一看,漂亮的眼眸震惊之色尽现,“沈……嘉清?”

来人是个身着杏色衣袍的少年,唇红齿白满面笑意,冲她招手,“快出来瞧瞧。”

沈嘉清是她年少一同长大的伙伴,三年前江湖上邪/教四起,作乱多端,沈嘉清作为风伶山庄的少庄主,背上了长剑向她辞别踏上匡扶正义的路途,自后便再也没见过。

乍然一个这少年模样的沈嘉清站在面前,她懵了。

“发什么愣呢?”沈嘉清见她双眼发直,模样奇怪,疑惑的拧起眉,“人抓到了,你不去看看吗?”

温梨笙脑子成了一团浆糊,完全无法正常思考,顺着问道,“抓到谁了?”

谁知沈嘉清一听便露出惊讶的神色,而后答道,“景安侯世子啊。”

世子这两个字一下击中温梨笙的耳朵,她睁圆了眼睛,失声喊道,“你说什么?!”

她立即下了竹榻,胡乱穿上鞋子就往外跑,踏出竹门的瞬间,阳光温柔的洒在她黑如陈墨的长发上,蝴蝶金钗打着晃,折射出极亮的光芒。

一股温热的风扑面而来,撩动她雪白的衣裙,眼前一片绿树春景。

景象一点一点在她脑海中勾勒出清晰的轮廓,眸光一转,沈嘉清已走到她跟前,指着南边的一间小竹屋,“在那里面呢。”

温梨笙踢踏着鞋子匆忙要去,却被沈嘉清拦下,递给她一方黑色的长布,数落道,“你傻啊,把脸蒙上,免得他记住你的脸!”

建宁六年,景安侯世子初到梁国之北的沂关郡,郡中诸多传闻世子此番前来是带着人肃清贪赃腐败之流,首当其冲的就是温梨笙的亲爹,沂关郡出了名的大贪,,g。

当初沈嘉清以为这世子初到沂关郡,人生地不熟的,强龙难压地头蛇,趁着他还没入郡,便想先给个下马威,免得他日后不知天高地厚对温家出手。两人一合计觉得可行,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温梨笙就和他带上一伙人狗胆包天,打算在县外百里之遥拦截世子的队伍。

温梨笙分明记得当日是扑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