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112章(1 / 8)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风中传来稻田和麦子的气息,那是沂关郡的味道。

温梨笙打马往前走,夏日里的暑气扑面而来,她的身上立即出了一层薄汗。

沂关郡的酷暑与寒冬,才让温梨笙感觉到四季的魅力,她张开双臂,想拥抱这迎面而来的热意,谢潇南就驾马从旁边走上前来,像是叹息:“沂关郡的夏季,还是一如既往的热。”

乔陵和席路驾着马车,因着是一段下坡,慢慢超过了温梨笙两人,乔陵道:“少爷,这么热的天,当心中暑啊。”

席路也擦了一把汗:“我快被蒸熟了。”

温浦长从车里探出头,自从靠近天气热起来之后,他就躺在那辆板车上晒太阳了,天天躲在马车里避暑,这会儿朝前面看了一眼,说道:“笙儿,咱们温府被皇上改建了,不知道还在不在那处位置,你先去城中看看去。”

“好嘞!”温梨笙应了一声,转头对谢潇南道:“世子,咱俩比一比,看谁先到郡城里。”

谢潇南的身子往后轻仰,眉峰轻挑:“你拿什么做赌?”

温梨笙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的骑术不如谢潇南,于是笑嘻嘻道:“没有赌注。”

说罢她驾马奔起来,马蹄踏在地上激起些许尘土,璀璨的阳光从天上洒下来,温梨笙绾起的长发因颠簸松散下来,她草草用发带绑住,长长的发带卷着青丝随风飞舞,热气腾腾的风呼啸而过,她心中的喜悦难以抑制,大声笑起来:“沂关郡,小爷回来了!”

谢潇南也驱马跟在她后面,时快时慢地保持着距离,二人从峡谷一路跑到郡城之中。

沂关郡正是热闹的时候,吆五喝六的买卖声不绝于耳,听见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众人都纷纷转头看。

温梨笙高坐于马上,跑到近处勒停了马,顺着街道朝远处眺望。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毕竟这条街也是温府所在的位置,从街头到街尾的人几乎都见过温梨笙这张脸。

当初温郡守带着其女儿,跟随景安侯世子上京一年多,从奚京那边传来的消息,据说是提了官赏了宅子,女儿也嫁人了,距离隔得远消息传得不真切,有人说他女儿嫁给了景安侯世子,有人说是嫁给了年逾五十的大官,还有人说是进宫当了妃子,总之众说纷坛,隔着千山万水谁也无法求证,只能从游商的口中打听些虚虚实实的消息,令沂关郡的人都唏嘘不已。

主要分为两派,一派是老早就看温家不顺眼的,听说温浦长升了官更是酸得眼红,要不说他那管定然是闲散的挂名官职,要不就说他那混世女儿定然也没嫁个什么好人家,哪有资格嫁进景安侯府,指不定是被温浦长当做升官的筹码给了年纪大的老爷做小妾。

一派是夸赞温家的,称温浦长在沂关郡当郡守十多年,将郡城管理得井井有条,回

排行阅读

巨人的陨落

肯·福莱特
《巨人的陨落》以令人惊叹的技巧,在五个家族错综复杂的命运起伏中,编织了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巨人的陨落》是福莱特的巅峰之作,一部真正的史诗,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气读完。
《香蜜沉沉烬如霜》是 电线 所著古风言情小说,讲述了锦觅与旭凤三世轮回、恩怨痴缠、守望千年的爱恋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一品江山

三戒大师
庆历五年春,范文正新政改革失败,富弼也跟着被下放,滕子京重修了岳阳楼,欧阳修喝得烂醉如泥,韩相公却依然高帅富,文彦博彻底成精;狄青成了大宋吊丝偶像,拗相公和司马牛才刚刚参加工作,包青天还没资格打坐开封府,苏东坡正在换牙,仁宗皇帝努力造人中……

等风热吻你

唧唧的猫
-见过你的眼睛,我再也没看过星光。-尝过你的味道,我没打算活着回来。第一次尝到刀尖上舔蜜的滋味。是从初中那年,许星纯喜欢上她的那天起。外冷内骚x没心没肺破镜重圆
大雨滂沱的夏夜,南明高级中学对面的杂货店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谋杀案,唯一的目击证人是死者十三岁的儿子。十五年后,案件尚未告破,负责此案的刑警因公殉职。在筹备葬礼的过程中,警察的女儿田小麦意外发现父亲遗留的工作手册,提及十五年前那桩谋杀案的凶器:一条奇异的紫色丝巾。为完成父亲的遗愿——在葬礼上播放前东德侦探剧《幻觉》主题曲,田小麦找到一家“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一切”的淘宝店,却身不由己地卷入扑朔迷离的案情。
最新小说: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见春天 被前任的哥哥标记了 他在云之南 玫瑰乌龙 他怎么茶里茶气的 学弟惹不起 初恋症 猫爪摁狗头 相爱恨早